31万没治好的“性病”咋156元搞定?

发布日期:2021-11-24 12:0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:湖南省耒阳市文联主席熊艾春,在社区网站晒诗作,遭遇网友“差评”,恼羞成怒带人砸了社区网站电脑,亲手写下留言“熊艾春怒砸社区电脑”。

  南方都市报发表令狐补充的观点:熊主席此举当得起我的“好评”:言必信,行必果,敢砸敢当,坦荡磊落。主席在写打砸书面证据时,不会“砸”字的写法,错为“灿”了,还能不耻下问被砸方的工作人员……这边厢网络上调侃熊主席行径和诗作的声浪还在荡漾,那一面耒阳文联副主席就站出来发言救驾,声称熊主席有精神障碍,且正在治疗之中……我想说,自诩为诗国的华夏,诗歌词曲,自唐以下,李白也早说了“飞流直下三千尺”,跌落到熊主席这个档次,一点也不稀罕啊。倒是“精神病”这个茬,具体得热乎乎的,仿佛是我们时代的盾牌,是许多疑问的终极答案,似乎值得进一步打听一下:这种病确实是可以规避法律制裁,不过,文联主席既然被发觉有精神障碍了,那也该立马下课歇菜了吧?

  华商报发表周东飞的观点:要问熊主席这是哪一派,答曰,打油派。唐朝的张打油先生是本派的开山鼻祖,其代表作《咏雪》:江上一笼统,井上黑窟窿。黄狗身上白,白狗身上肿。有木有感受到逼人的诗意?打油诗绝对不是被埋进历史的东西,相反它活得相当滋润。2008年汶川大地震期间,就诞生了一首著名的打油诗(词)。“纵做鬼,也幸福”,“只盼坟前有屏幕,看奥运,同欢呼”,虽说形式上叫做词,可是也颇得打油诗的神韵。你看它通俗易懂,你看它媚态十足。更神奇的是,这首著名打油诗(词)也出自某地一(作协副)主席之手。再看看这个:炎黄子孙奔八亿,不蒸馒头争口气。罗布泊中放炮仗,要陪美苏玩博戏。如何,有没有感受到浓浓的大诗人风范?这是鲁迅文学奖获得者周啸天的诗作。砸人电脑,确实不是一个科级官员应该干的事,拿钱赔人家好了。至于新闻说,熊主席连一个“砸”字都写不好,人家不是虚心请教了嘛。

  小蒋随想:熊主席的诗水准如何,可搜索《国际保健消费指南赞》、《耒阳赞》等拜读便知。如果看客们觉得熊艾春的诗太烂,而熊主席坚持自己很牛X,倒也无伤大雅。毕竟,有些人捧着自己的臭脚非说香,也不犯法。问题在于,熊主席缺少“文人雅量”,不光带一帮人去网站闹事,还砸了人家的电脑,与其说是“斯文扫地”,倒不如说是“匪气”十足。熊主席为何这么蛮横又暴力?一种解释是这位“科级主席”真把自己当“大人物”,能带一帮喽啰去也印证了在小地方“科级领导”的威力。在熊艾春眼里,这就是“权威”的体现。另一种解释来自当地文联副主席,说熊有精神障碍。如果这种说法为真,让一个精神病人当文联主席,耒阳方面也够有“才”。倘若没病说有病,则是打马虎眼瞎掰。熊主席是该进精神病院,还是该接受有关惩处,大伙都瞧着呢。

  背景:在两家医院花掉了31万元治疗“性病”后,徐某在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只花156元即治愈了所谓的“尖锐湿疣”。徐先后找到两家医院,退回了28万元的治疗费。

  扬子晚报发表武洁的观点:之所以一些患者会陷入天价医疗的泥淖之中,除了一些医疗机构有意设置的陷阱之外,也与患者缺乏对于医疗机构的鉴别与选择,甚至因为对于疾病有所忌讳,故意不去正规医院,仅仅根据一些网络上的咨询却不辨良莠,最终落入不良医疗陷阱有关。此外,同一种病,不同医疗机构的医疗费是否就一定要大差不差,才算是童叟无欺,的确也不必太过绝对。且不说不同医疗机构之间的医疗能力存在差异,即便是同一医院水平相当的不同医生,对于疾病的判断与给出的治疗方案,都不大可能雷同。医疗本身是个性化的服务,只要不是故意误诊或是恶意乱收费,并不能说同一种病的不同治疗方案与治疗费上的差异,都是医疗乱象。“31万看不好156元治好”,其背后的医疗收费乱象,当然需要追问并追责。但对于这一案例,却不宜过度阐释,更不必进一步撕裂医患关系。

  小蒋随想:31万元治“性病”,不是拿患者当冤大头,就是良心让狗吃了。徐某摆明了是被那“两家医院”给坑了,这与医院诊疗水平高低没有一毛钱关系。否则,“两家医院”也不会心虚地退了28万元“治疗费”。在报道四川大学华西医院156元治愈徐某的同时,人们不禁要追问坑爹的那“两家医院”究竟是谁?如果是正规公立医院犯下这种“错误”,这种医院理当受到公信力上的贬损以及行政方面的惩处。倘若是电线杆小广告上的“老中医”所为,取缔非法行医坑蒙拐骗绝不能手软。这事要是民营“性病专科医院”干的,同样应当严肃查处。有效切除医疗乱象中的“病灶”,不会“割裂”医患关系,是促进健康肌体的新生。

  小蒋的话:大家好,我是小蒋。国事,家事,天下事,天天都有新鲜事。你评,我评,众人评,百花齐放任君看。观点各有不同,角度各有侧重,只要我们尊重客观、理性公正。75所部属高校定点扶贫贫困县全员“摘帽”澳门六合开奖直播